池州文明网首页 » 德耀池州 » 正文

王春生:携耄耋老父 扎根深山教学点十余载

2017-03-22  池州文明网

  “小小牵牛花呀,开满竹篱笆呀,一朵连一朵呀,吹起小喇叭,吹奏一曲农家乐呀……”经典的儿童歌曲在阳光下回荡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沐浴着歌声,安详地坐在过道里聆听。这是一堂没有乐器、没有伴奏的音乐课。43岁的王春生正和着学生的歌声打着节拍,激情澎湃。 王春生,是这所只有10个娃的小学校里的唯一老师;那位老者,是王春生耄耋之年的老父亲。这所小学名叫石门高桃花坞小学。

  地处贵池、青阳和石台三县交界的石门高桃花坞是一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村落。和它的名字一样,从这座美丽朴实的大山里,走出了无数的人,唯独王春生多年如一日地坚守着。很多人表示不解,说他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傻子,把自己困在这小小的深山里。但是在王春生看来,老师到哪都是教书,哪里需要他,他就会在哪里。同时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草根价值,对于王春生来说,这片土地就是他赖以存活的泥土。

  说起王春生与石门高的渊源,起因于2002年他任桃花坞小学负责人。当时的学校颇具规模,是所拥有一百多名学生、七个老师的完小。2007年撤点并校政策实施后,很多青年老师都走出了大山,很多孩子也随父母出去读书或者到镇上的学校读书了。为了剩下的孩子有书念,王春生选择坚守岗位,这一坚守便是十年。目前学校仅有一年级5个学生和二年级5个学生。为了方便教学,两个年级的孩子共用一间教室,教室两面均有一块黑板,孩子们相背而坐。

   

  携耄耋老父,坚守深山教学点十五载的贵池区棠溪镇桃花坞小学教师王春生。

  为教育,13年情注桃花坞

  石门高桃花坞位于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棠溪镇,距城区约45公里,地处贵池、青阳和石台三县交界,是一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村落。王春生从石门高到城区,乘班车至少需要两个小时,然后再转车到40里外的乡下老家,单程一趟就得花去半天时间。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王春生毕业于池州师范。一毕业,他就揣着派遣证来到棠溪,掀开了他一生最热爱和追求的教育事业第一章。

  “刚来的时候,我分在棠溪中心小学,我是语文老师,还兼班主任。”尽管已时隔20余年,但王春生对自己初来山村的教学履历仍记忆犹新。

  那时,他还是个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时光挡不住岁月的脚步,多年的奔波,岁月已把他拽过了不惑之年的门槛。王春生也未料到,他会结缘石门高桃花坞,而且一待就是13载。2002年,人事调整,他带着一纸调令从棠溪中心小学“空降”到了石门高,任桃花坞小学负责人。当时学校颇具规模,是一所有着100多名学生、7个老师的完小。

  石门高地广人稀,学生早出晚归,中午大多在学校食堂就餐。一方面为了安心从教,另一方面为了做好学生的后勤保障,在当地教育部门的协调下,王春生携妻带女举家从80多公里的乡下老家搬到了桃花坞,以校为家。

  2007年,教育布局调整,学校减员裁班,教师只减不增,学生只少不添。6个教师先后调离,唯独他在坚守;6个年级缩成两个年级,只有10个学生娃—一年级5个,二年级5个。

  “因为我们这是山区,一般外地教师不愿意进来,而王老师不但来了,还坚守了这么多年,确实辛苦,也不容易。”面对山区教师工作和生活状况,当地中心学校负责人不无感慨和敬佩。

  为学生,全科教学兼保姆

  我们一行到达时,王春生正在教学生唱歌。孩子们个个铆足了劲儿,亮满了嗓子,充满童趣,热情高涨。孩子们说,他们每天都是这样的快乐,上课唱歌,下课游戏,读书、写字,乐此不疲。

  “他们很喜欢读书,我很少布置作业,但他们却喜欢做作业,经常在完成少量作业之后还吵着让我再布置作业。”说到每个孩子的学习兴趣和习惯,以及性格特点、家庭状况,王春生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从墙上粘贴的课表和孩子们天真可爱的笑脸上,我们可以读出来他所言不假。语文、数学、朗诵、写字、体育、音乐、美术、安全、品德、书法,课程全面,内容丰富,所有科目都是王春生一个人执教——从早晨上到中午,从下午上到傍晚,经年周而复始。

  难得的午休时间,王春生还要照顾10个孩子就餐。学生离家远,都是将午饭带到学校吃。一上午,饭菜基本都凉了。考虑到孩子小,吃冷饭对身体不好。每天早上,王春生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烧好火,把火桶准备好,等学生来之后就将他们带的瓷缸暖在里面。热水也是全天候供应。厨房的火桶里齐刷刷地摆着清一色的瓷缸,还散发着阵阵菜香。

  等孩子们挨个洗好手后,王春生将午饭一一发到他们手里,还一再叮嘱,不能烫了,不能洒了。直到孩子们都吃完了,王春生再到厨房,简单对付下自己的午餐,因为他接着就要安排孩子们午休。

  午休,不是在教室,而是在同一个院子里村委会的会议室。那里有沙发,有电扇,学生睡得安心。每到节假日的时候,学生们都说,学校真好,真不愿意放假。

  为尽孝,携耄耋老父来深山

  王春生在家排行最末,且是家中唯一的男丁。按照农村的风俗,儿子赡养父母责无旁贷。

  一边是耄耋之年的老父亲和挚爱的妻女,一边是求知若渴、纯朴可爱的山里娃娃,撇下老父亲独守山村或是抛下学生不管回去照顾家人,对于常人来说,是个两难的选择。但王春生却想出了忠孝两全的办法。他将老父亲接到学校,既方便赡养老人,又便于安心乐教。

  耄耋之年的老父亲跟他在石门高已生活了10多年。每次周末离校回家,王春生都会早早地安顿好老父亲的衣食起居,他还得赶回家,去看望在背后默默支持他的妻子和女儿。

  如今,王春生的女儿已回到老家的镇上读书,今年刚参加完中考,爱人在陪读。每个星期五下午放学后,王春生就像候鸟一样,赶最后一趟班车往老家迁徙,周日下午再匆匆赶回来。“女儿很懂事,成绩也很优秀,爱人对我工作也很支持,说实话,若是没有她们的支持,我在这也不安心”。谈到远在百里山外的妻子和女儿,王春生按捺不住内心的欣喜,对家人的那份眷爱之情跃然脸上。

  对于他这样不辞辛苦的奔波,许多人表示不解。面对这些,王春生总是以平常心置之。“作为老师,到哪里都是教书。”王春生的这份淡定、豁达,令人释然。的确,扎根山村三年五载不难。但像王春生这样坚守山村十几年如一日着实不易。但是,王春生过得从容而快乐。(池州市文明办)

责任编辑:钱钟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