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州文明网首页 » 身边好人 » 正文

“女驸马”江文娟:一曲黄梅醉南国

2018-03-13  池州文明网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初夏时节,记者一行来到有岭南文明发源地之称的东莞市,还未到该市文化馆,一曲耳熟能详的《女驸马》就从远处飘来,让记者感觉置身江淮大地。

  “世界工厂”与传统非遗,南国风情与古皖曲调,一座历史名城浸润在黄梅曲调中,传统艺术与现代文明在这里交相辉映,让这座城市显得格外有魅力。而给这南国名城带来黄梅调的,是我县胜利镇一名80后女孩,她叫江文娟。

  黄梅声里长大成人

  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与黄梅戏故里安庆隔江相望,有着中国鹤湖之称的升金湖畔,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突破录音机里黄梅戏的悦耳声调,“哇”的一声啼哭,一个生命“呱呱”坠地,尽管已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儿,但模样乖巧的江文娟,给这个不算富足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可惜好景不长,江文娟六七岁时,因家庭陡生变故,使她仿佛一夜之间从人见人爱的白天鹅变成了与妈妈姐姐相依为命的丑小鸭。从此她变得有点自卑胆怯,不太爱与人交流,听黄梅戏唱黄梅成了她生活的全部,或许因此与黄梅戏结下不解之缘。“从妈妈那里学、从收音机里学,一个人烧饭时唱,洗衣服时唱,晚上睡觉时唱……只要是一个人的时候就唱。”

  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的变故更加激起了内心深处的男儿情节,倔强而坚强的她,希望用自己的双肩,为家庭撑起一片天空。江文娟说她喜欢女驸马这个角色,“有本事,有能耐。”

  将黄梅戏带到南国

  本世纪初,得益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南下打工潮再次席卷全国。为了谋生,稚嫩柔弱的江文娟踏上南下的列车,南下打工。由于没有文凭和一技之长,且还喜欢仗义执言抱打不平,流汗流泪拼命干,打工收效依然甚微,无数个寂寞孤独的夜晚,伴随她安慰她的还是她最爱的黄梅戏。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聚会上,江文娟的黄梅戏让异域他乡的老乡们听得热泪盈眶。这给了她极大的鼓舞。从此,在她努力下,带着浓郁生活气息的黄梅戏,吹进了这座陌生的城市。“黄梅戏贴近生活,贴近百姓。充满生活情趣的《王婆骂鸡》、《夫妻观灯》等原汁原味,生旦丑齐登场,让人捧腹大笑,好不开怀。”江文娟兴奋地介绍多年来对黄梅戏的感悟,《天仙配》、《谁料皇榜中状元》、《打猪草》这些耳熟能详的经典唱段婉约动听、妙不可言。“不仅安徽老乡喜欢,广东本地人、许多到广东打工的外地人也是百听不厌,有的到了近乎痴迷的程度。”逐渐地,她在戏迷中小有名气。

  江文娟说,黄梅戏深受观众喜爱,除了艺术的独特之处,最关键的是内容上一直传递满满的正能量。“过瘾、过瘾!”家住东莞市区的李大娘眨巴着眼睛,虽听不太懂内容,但从她专注观看的神情可以看出,她已被深深吸引,“旋律优美,看了简介,故事很感人。”

  与商会结缘

  2014年底,在东莞的池州企业家筹划成立商会。大量走访企业、征求意见、策划等工作需要一个得力的帮手来做。因唱黄梅戏,江文娟在老乡中知名度很高,因此,她毅然关停了自己的服装店,投身商会筹备工作。她跟随筹备组成员一道走亲访友、深入广州深圳惠州以及东莞镇街等地拜访联络,经历了商会第一、二、三次筹备以及选举会议,直到2014年的12月7日的商会成立,她也因表现优秀而荣升为专职副秘书长。商会既有她辛勤的付出,同时又锤炼了她。

  酷爱黄梅,结缘商会,转眼已有三个春秋。易变的是季节,不变的依然是最初的梦想和最深入骨髓的爱好。把梦想与爱好结合起来创业,再次点燃了她心里的创业梦。经过与商会理事会一众乡友交流,九华园私房菜——东莞市梨园飘香餐饮文化有限公司应运而生,“让身在异乡的老乡们吃乡味饮乡酒,听乡音唱乡曲。”江文娟说。

  晚霞散满天,车渐行渐远。在一片嘈杂声中,那熟悉的黄梅曲调再次在耳畔响起。临行前江文娟说,她想让黄梅戏唱响南国,让更多人喜欢听。(徐玉松)

责任编辑:钱钟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