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州文明网首页 » 人文池州 » 正文

何明月:倾心授艺传承泥塑文化

2018-08-08  池州文明网

  “我要做个美女瓶!”“我要做个孙猴子。”……8月7日,是东至明月泥塑班在这个暑期的最后一节课了,可孩子们一边搓着泥巴,一边踊跃地要求何明月老师教他们捏制各种卡通形象。

  能学一门手工艺,还可以把做好的泥塑玩偶带回家,孩子们个个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比起一口气报N个暑期补习班的同龄人,这批边学边玩的孩子很是“嗨皮”。

  泥塑有魅力,高温不敌孩子“学习热”

  今年的暑期特别热,可这抵挡不住孩子们学泥塑的热情,要不是因为教室的限制,还可以招更多的孩子进来学习。他们中,最大的十四五岁,最小的七八岁。与一些培训班,都是家长代孩子报名的不同,泥塑班的孩子们都是自愿前来。

  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上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在报纸上偶然看到免费学泥塑的消息,就嚷着要学。“好多孩子暑假里都是这个班,那个班的,这样孩子太累了。我家女儿的暑假就按照她的想法,一是学习泥塑,一是去远途旅游一次。”家长如是说。

  一个泥团,在何明月的掌中搓一搓,再用几个指头捏一捏,撮一撮,没几分种时间,一个活灵活现的十二生肖中的小动物就呈现在你的眼前。孩子们跟着老师先学捶打、摔泥、揉泥。何明月也简单扼要地教会大家泥塑的模制步骤:制子儿、翻模、脱胎、着色。小朋友们听得仔仔细细,学得像模像样,做得认认真真。

  这次的暑期泥塑活动,使小朋友通过学习泥塑工艺、徒手捏塑、拉胚成型,感受到泥塑制作带来的浓浓乐趣。通过泥塑,激发了孩子们丰富的想象力、无穷的创造力,塑造出自己心中的“中国梦”。

  山村女孩爱上了“玩泥巴”

  何明月出生于1970年,父亲是官港镇一带有名的窑师。很小的时候,随父母到各村烧窑的小明月在窑场上没有玩伴,没有玩具,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做砖瓦用的软软的泥巴。有一次,她看到父亲用来做瓦的木规放在桌上老是滚落,便捏了一只尾巴翘翘的小鸭子,对父亲说:放在鸭子背上,木规就不会滚了。父亲真的将这只鸭子放到窑里与砖瓦一起烧成了陶器。从此小明月便一发不可收,看了动物捏动物,看了人捏人,并且捏什么像什么。

  上学读书以后,何明月便告别了泥巴。但意想不到的是少女时代的明月又与泥巴重续旧缘。16岁那年,初中三年级才读了一学期,因为家里孩子多,加上当年要盖房子,父亲要明月歇学与他一道烧窑。女孩子干烧窑的粗活,那苦楚可想而知。这时,捏泥巴成了明月消愁解闷的途径。属牛的同学过生日,她捏了一个美女骑黄牛。看电视剧《西游记》,她捏了一整套的“西天取经”。有时她捏东西竟能大把大把的赚钱。有一天,一个客户来定砖瓦,她建议客户在屋脊上嵌上一条龙,房子更漂亮。客户说,想得好,可是没人会做呀。她说,我给你做。结果做了6条十多米长的泥龙,一条卖了1000元。此后有人来定做门前的狮子,有人来定做四大名著里的人物。她的作品有的甚至还被文物爱好者收购去了。

  公开收徒,传承这份技艺

  或许是小时候的记忆太深了,何明月的创作灵感很多都是来自童年的记忆,总是眷念一家人在一起农耕的时间。一组作品从松土、耙田、播种、拔秧、插秧、匀田、收割、打稻、扇谷,一直到丰收,每一个场景,明月都 记忆犹新,父亲裤子的皱褶,母亲头上的青丝,姐姐脸上的汗珠……都被她一一呈现在作品上。

  为了让这份技艺传承下去,也让孩子们有个快乐的暑假,今年暑期一开始,何明月就决心招收一些愿意学习泥塑艺术的孩子,来传承她的这份技艺。张鑫林和林子涵都是4年级的学生。她们告诉记者,平时做事情总是毛毛躁躁的,静不下来,通过近一个月的泥塑学习,不仅学会了一门手工艺,还感觉自己做事也能沉静下来了。

  何明月告诉记者,泥塑用的泥土是有一定讲究的,要选用带些粘性又细腻的。明月的泥塑取泥是来源于老家,以前用来烧砖的泥土。每年合适的时间,明月就会带上挖泥的工具去挖泥,必要时还要在泥土里加些纸絮,来增加泥坯的韧性和拉伸力。经过打泥机打过的泥坯柔软、有韧劲、特细腻。

  在何明月的展示柜里,见得最多的是古代的英雄和美女。英雄是明月崇拜的偶像,美女是明月的爱美之心,每一个美女泥塑,明月都尽量让她完美,仿佛每一个都是远古时代的她。(秦峰 )

责任编辑:徐世海